瞅一瞅资讯网
a 当前位置: 瞅一瞅资讯网 » 美文 » 正文

美天一篇,此地别罢孤篷行

 小美 • 2020-09-16 13:20  来源:互联网  E910

美天一篇,此地别罢孤篷行(图1)

所有的离职手续办完,今天是最后一天待在办公室了,心情沉甸甸地,不由地向窗外望去。

裹身在雾霾中的年轻高厦弯下腰来,似乎有点疑虑地对我俯耳:怎么,不回来了吗?

这些孩子眨眼功夫已经成为屹立在城市中的骄子,看着他们长大成才,说实在的,我为青春年华叫好。

挺立在寒冬的白杨苍然突兀,只是看上去衰老了许多。不,是真的老了,曾经茂密的冠发只剩下干枯的枝丫,忧忧地借着冷冽的风吹过来了一声无奈的叹:走好啊,保重!

傻楞着发了一会呆,转过身来,盯着朝夕相处的电脑,这乳白色的尤物竟然淡然若定。习惯地按下她的命门,一声柔美的问候让我舒缓了许多。待她略作扭捏过后,轻轻拍打一下伸过来的小手,一张俊美的脸儿顿时明亮了起来。

离职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以前经常在电脑里收到同仁们的离职信。此刻,我也想写一封,说些啥呢?

想起了那些青春洋溢的面孔,好像在五星级的宾馆休息了一晚,美梦醒来就写离职信,情绪坦然,毫无留恋。

有的显然是精心地梳洗打扮了一番,踌躇满志地敲起按键来,描绘着明天的任重道远;有的语句苍凉,疑似去走西口,似乎能听见字里行间的吟唱:路漫漫其修远兮。

祝福你们,年轻的朋友,离开这里,你们大有作为,前途宏远。

祝福的余音未尽,那些即将离开工厂的饱经沧桑的脸面就映入了眼帘。

你们没有电脑可用,只能伸出来粗糙的大手,老伙计,我走了— 用力的握处,写满了多少万语千言;或者,只是声音哽咽,老姊妹,想着我啊 — 晶莹的泪水早已滑落,湿透了多少深情牵恋!

老伙伴们一路走好,离开这里,你们心里难舍,我懂。

思忖半晌,还是难以敲下按键,索性选择了无言,无言也是一种结局。

电脑啊,我要把你格式化,所有的工作资料我都不想留下 ,也不备份。对不起了,甜美的侍女,褪去我留下的气息吧,让你清新地迎接下一位主人。

五湖四海的印记已经深深嵌进我的心底了:北国的冰雪,留下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足迹;南方的青山绿水,氤氲着我匆匆过往的呼吸;西域的荒漠戈壁,凝固着我深情地目光一瞬;蓝天上的国际航线,成了我这位失眠者的梦乡摇篮。

文件破碎机啊,你好,所有的文件资料都不要留下,拜托了。不想让别人我曾经的火红岁月,不想让别人留下不经意的,甚至是一丁点的目光怠慢。

还剩下了许许多多,样式不同,精美光艳的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卡、个人名片。倒不是破碎机在躲懒偷闲,而是不忍心啊,充满人性的美丽怎么能和物化了的文件同归于尽。

我把个人名片恭恭敬敬地排放在办公桌上,朋友们,你们将认识一位新来的好人。把祝福卡一张张取开立好,放置在靠近门旁的会议桌上,让精美的词句绽放出朵朵心花为我送行。

慢慢地退到了门口,向着花朵、朋友、尤物、白杨,向着这方沉默的土地,深深地一躬,嘴里喃喃:谢谢,再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祝福

祝福,汉语词语,本意指祈神赐福,现泛指祝人顺遂幸福。英文译为blessings、wishwell。江浙一带曾经流行的一种迷信习俗。每当旧历年底,有钱人家举行年终大典,杀鸡、宰鹅、买猪肉,并将其煮熟作为“福礼”,恭请天神和祖宗享用,祈求来年幸福。鲁迅《彷徨·祝福》:“家中却一律忙,都在准备着‘祝福’。这是鲁镇年终的大典。”

网友评论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