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一瞅资讯网
a 当前位置: 瞅一瞅资讯网 » 美文 » 正文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

 小美 • 2020-05-25 14:56  来源:互联网  E61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图1)

记忆中的一些话语

光阴荏苒,生命匆匆。十一月的第一天,窗外阳光明媚,葱郁的樟树叶子摇曳在风中,我想起了经历过岁月中的一些话语,如阳光一样闪亮着,温暖又美好。

淘汰

最先蹦出来的是这个词语,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还是小学,二三年级吧,是大伯家的儿子说的,过年前的寒假里,我和他,在村子后面的麦田里,他在讲述自己打工经历时提到了这个词语淘汰仿佛给我封闭的世界打开了一扇很大的窗子,让我知道外面的世界那么大。

当时还都在农村,落后闭塞。堂哥初中辍学外出打工了,当年打工还是个新鲜事,尽管只是去了附近几百公里远的河南的一个县城,但对我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地方了,因为我连20里路远的地方都没有去过。堂哥当时是去了建筑工地,跟着一个师傅学瓦工,堂哥说,我师傅要我好好学习,勤奋一点,不然是要被淘汰的,我上一个师兄已经被淘汰了堂哥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桀骜不驯,还用脚去踢一棵白杨树。我记得当时是在村后的路边,路是泥土路,路边就是麦田,冬天的麦子已经是绿油油的一片了。

那个冬天我知道了淘汰”这个词语,还有堂哥那张扬的青春,其实那时的堂哥已经有了小混混的潜质,后来好像也混了两年,烫发头,吹口哨,在农村是很的,我们老家话叫烧不熟”后来堂哥去新疆那边闯荡了,据说还不错,老婆在家里,他又在那边找了个女人,据说还有一个儿子,我大伯是当作荣耀之事向村子里的人炫耀的。

我读初中后就很熟悉这个词语了,因为爱看体育比赛,比赛中经常有谁谁被淘汰的新闻,当然,最让人难过的是国足世预赛被淘汰了,整个青春都是伴随着这样的。时间飞快,一晃从少年来到中年,有时我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这个时代淘汰了,在苟延残喘中度日,好在秋天的阳光依旧,还和过去一样明媚温暖。也就是在阳光中,我感觉自己还和过去一样,也是想起了一句话:十一月的阳光,温暖明亮,又略带有淡淡的感伤。屠格涅夫语我现在也仿佛是这样的心境,真好。我还和过去一样。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图2)

孤独

我本身就是一个孤独的人,流落在异乡,远离了亲人和过去的稔熟,孤独是一种生存环境。早年的读书求学中,也是尝尽了孤独,特别是在遭遇挫折的时候,独孤就像我的影子一样。

但孤独绝不是一个贬义词,我喜欢在审美意义上去理解孤独,这样孤独就是一种审美享受了。比如现在回忆起孤独的日子租住一间小屋深夜无眠聆听雨声的情境,当时是一种难熬的苦痛,而如今已是诗意的回首了。再比如年轻时的流浪,就是这样的十一月,我第一次来到江南,游历了两周,在秋天明亮而感伤的阳光中,而现在的回想中,我已经没有了那样的自由,所以,孤独是一种让人很向往的情愫。

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词语的震撼是因为我儿子。儿子刚上幼儿园时我带他去郊外,返回时已是黄昏,刚好看到红红的夕阳坠落在远山,很美好的情境,我对儿子说:你看,夕阳,感觉到美吗?空中还有一只鸟在飞。”儿子说:那只鸟好孤独啊。”我一怔,儿子居然说出了孤独”我是读初中才知道这个词语的。我虽然没有再问他孤独是什么意思,但说出这个词语本身就是一种意外了,但愿他以后的青春里不要有像爸爸那样多的孤独”

听到过很多关于孤独的声音:孤独是一种力量孤独是一种思想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等等,有时常常会陷入到孤独的迷惘中。而现在,人到中年,孤独依然是常相伴的,有时是一种美好,有时也会有点无助。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图3)

大家都说他不好,但他对我不坏,我就不能说人家不好

这句话是我二姑父告诉我的,是我初入社会的一句警言。

二姑父是我父亲堂妹的老公,在我们镇上,因为我去镇上的中学做了老师,二姑父家就在中学对面,而且二姑父也是一个混迹镇上的人,所以就走得近了一些。逢年过节都要拜访的,我有时也去他家吃饭。

二姑父在镇上有一个油坊,以前生意很好的,我在镇上上班的时候,像这样的季节每天榨油的都排很长的队伍,能持续半年的时间,二姑父家那时很富的,光剩下的油都有很多,还卖豆饼,卖给南方人,换回来大米。那时的二姑父,空闲下来手里总握着一个茶杯,说话都很有底气,常带着笑。二姑父个子不高,说话还结巴,但依然气场十足,平时也喜欢打麻将。

一次吃饭的时候我和他聊到了学校的事情,说某个领导同事都不喜欢他,说他怎么怎么不好。二姑父结巴着说,大家都说他…不好,但他…对我不坏,我就不能说人家…不好这是做人的朴素道理,我当时就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因为刚参加工作,没有一点与人交往的经验,二姑父这句话算是给了我启蒙。虽然我现在依然不会和人交往,但这句话我是记在心里了。背后不要随便议论别人,人与人的交往根本上还是利益的往来。

我离开故乡那个小镇快20年了,也多年没有和二姑父来往了。二姑父家的油坊现在也没落了,因为时代在发展,我想象中,二姑父现在依然是手握着茶杯,在镇上的街道上和人站着聊天,和人一起搓麻将,但面孔一定会沧桑不少。下次回乡,再去镇上看看,也去二姑父家看看。毕竟那里是我第一年工作的地方,附近还有一条河流,整个春天的早晨我都在河边读书,准备考试,想起往事,历历在目。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图4)

我是一个见利忘义的人

说这话的是我中师的班主任,中师毕业前说的,因为他给班里每个学生定制了一个纪念包,当时班费每人还有几十元,但那个包发下来后大家都不喜欢,样式难看,做工粗糙。同学们纷纷表示要退货。班主任当时有点难堪,就说退货是不可能了,你们就当老师是一个见利忘义的人吧。大家都不说话了,隐约中感觉到一丝沉重。这不是我们喜欢的毕业场景。

班主任总体上还可以的,平时的生活学习还算不错,也会给我们讲做人的道理;努力学习,适应时代的发展需要。虽然他有点势利,比如有学生给他送了几瓶酒,就会照顾得好一些,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每个人都不可能免俗。但唯有毕业前的这件事让人感觉到不适。也算是让人提前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真实,最起码他说那句话还是真诚的,也仿佛是迫不得已。作为一个涉世不深的人,像我,是不太能接受的,因为还很单纯。

同一届的有四个班,每个班主任都有特点,其中一个年轻的班主任把班费全部花光,学生也表示理解,因为他要谈恋爱结婚;还有一个班主任人很好,一分钱也不花班级的,学生毕业用班费给他买了一台大彩电;还有就是我们班了,让大家带着不快离开。中师师生感情淡薄,毕业到现在都没有再过,但班主任的这句话我记忆犹新。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班主任也快退休了吧。我今天重又想起这句话,对老师已没有任何不快了,因为在二十年的光阴流逝中,我也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自己了,我虽然没有对人说过这样的话,但这样的事我做过,而且还不止一次。有时是身不由己,有时是欲望战胜了自己。也见惯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人就是自己,没有人可以一直崇高,哪怕是评选出来的道德模范和最美XX,总有一个瞬间,人会站在高尚的对立面。

二十年后的阳光依旧,而心里的天空多少有了一些灰色。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图5)

你说的很好!

这是我在北师读书王一川教授对我上课发言的肯定,给了当时常处在自卑封闭中的我很大的鼓励。

我刚去北师读书心情是惶恐的,一方面是考了几年才上了岸,经历太多坎坷已经没有了喜悦;另一方面是因为穷,性格内向又缺乏自信,感情的世界也十分贫瘠,反正是生活在黯淡中。

平时在教室上课我都是坐在角落里,上课多是同学交流为主,看别人侃侃而谈,我不敢去说,有时就逃课去图书馆自己看书,有时也骑自行车去逛北京的胡同和大街。后来和母亲写信说了这些,母亲信中给了我很多鼓励,让我大胆地说,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就尝试着去表达,很紧张,开始说话都语无伦次的,说话后坐下来心跳得厉害,但总算迈出第一步了。后来在上大课也去发言,去听专家报告和演讲也去争取发言的机会,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在一个外国专家的讲座上发了言,老外还给我很长的回答,大概意思是我受政治影响太深,不能从XX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让我耳目一新。

2002年的北师,于丹还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师,还没有火起来,康震那时也默默无闻,王一川在学校很高,他有公开课,两三百人的大课,在报告厅里。一次上课讨论一个文学理论问题让学生发言,我举手了,而且是拿着话筒说的,我引用了一个理论家的话来讲那个问题,很激动地讲完,王一川听了很赞许,连说了几遍:你说的很好!我坐下去后依然很激动,这让我收获了很多自信。

那一年刚好是北师的百年校庆,我看到学校的百年校庆征文活动,就冲动地写了一篇投了稿,没有想到获奖了,三等奖。全校只有15个人获奖,这是我第一次文章获奖。今天我喜欢写一点关于生活的文章,也是和这次北师征文的经历有关,写文章已算是我的一个业余爱好了,更重要的是我从中能获得很多快乐。

王一川现在已经做官了,学而优则仕。我当年读书有个同班同学去读了王一川的博士,后来又做了博士后,现在留在北京的高校了,我毕业来到一个小城做了普通老师,差距太大了。但我现在的生活少了读书时的自卑,也能自得其乐。秋天明媚的阳光会照到世界的每一个地方。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图6)

留在记忆深处的几句话(图7)

这句话很粗俗,作为记忆是上不了台面的,但却和青春往事有关。

在合肥读本科时,下午放学后一般都是在篮球场上挥洒青春,几个人一组打擂台,有一次打架了,就和这句话有关。在攻守的时候,有一个合肥当地人防守防不住会来一句防住了也来一句进个好球也是没有进球也是下台了也来句上来后又是反正整个比赛中这句话不断,我一个同学就和上了,两个人对骂后还动了手,后来被同学拉开。我同学外地人,愤愤不平地说:你骂谁呢,你什么素质?另一个当地的同学把本地人劝走了,返回来说,误会了,误会了,是合肥当地人的口头禅,类似于大家常说的乖乖等词语,生活中无处不在,没有要骂人的意思。大家不解地看了看,又继续打球。

因为同学中有不少合肥人,后来生活中接触多了,慢慢也就适应了,去外面的餐馆吃饭,百货店里买东西,也常常听到本地人是这样交流的,也就习惯了,不再认为是骂人的了,还不到半学期,篮球场上不管是外地人还是本地人,都喜欢说,这球怎么样怎么样了。入乡随俗,这种话学得最快。

几年后又去北京读书,同宿舍来了个武汉人,读心理学专业的,瘦瘦的,人很精明。第一周就和同宿舍的老宋干了一架,老宋是内蒙人,也是因为一句话,养的”老宋说你骂谁呢,他说我没有骂人。老宋说我说你是养的你高兴呢,武汉的同学赶紧说误会误会,道了歉,又解释说,养的”是武汉的口头禅,类似于”一类的话。风波才平静下来。后来大家相处融洽,虽然不是一个专业,但也其乐融融,在宿舍里开个玩笑,外出聚个餐,偶尔也会说一句你个养的”

都是青春往事了,现在怎么也找不到这样的情境了,那些当年说笑的很多失去了,但曾有的生活还常会浮现在眼前,而这两句看似骂人的话却又十分鲜活起来,整个青春也因为这些话语又鲜活起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姑父

姑父,即姑爸。姑妈的丈夫。

词语

英文:wordsandexpressions\n\n解释:文辞;词和短语的合称,包括单词、词组及整个词汇﹔字眼。\n\n范例:新词典词语丰富,信息量大。词目:词语,拼音:cíyǔ,英文:wordsandexpressions,解释:文辞;词和短语的合称,包括单词、词组及整个词汇;字眼。

网友评论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