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一瞅资讯网
a 当前位置: 瞅一瞅资讯网 » 科技 » 正文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

 小狐 • 2020-09-24 22:53  来源:互联网  E983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图1)

Sea 依托游戏、电商、金融科技等领域,打造了 740 亿美元业务。

几年前,世界上最热门的科技股竟然来自美国以外的地方,这是不可想象的。来自东南亚的想法则更是荒唐。不过在 2020 年,总部位于新加坡 Sea 集团,已脱颖而出,正成长为一家跨国的科技巨头。

2017 年 10 月,11 岁的 Sea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融资超过 10 亿美元。但直到去年,它才真正开始腾飞。

自 2019 年 3 月以来,其股价暴涨 675%,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只蓝筹股。这帮助 Sea 抓住了电商投资者的注意力,帮助其成为东南亚估值最高的公司,市值超过 740 亿美元。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图2)

Sea 的股价的飙升,已制造了三位亿万富翁:首席执行官李小冬(Forrest Li)首席官叶刚和 Shopee 的首席产品官 David Chen/Sea

当新冠疫情的浪潮让全世界的公司都沉沦时,Sea 却掀起了浪潮。作为一家以游戏、电商、金融科技为支柱的公司,全球封锁简直天赐良机。根据其最新季度财报,Sea 的业绩不减反增。

其电商服务 Shopee 的订单数同比增长 150%—创下两年来最高增速。

Shopee 的 GMV 年增长 110%—创下六个季度以来的最高涨幅,调整后,Shopee 营收年增长 188%,超过前两个季度的增长幅度。

其游戏业务 Garena 的营收(7.16 亿美元)高于整个 2018 财年的营收(6.61 亿美元)同比增长 62%。

旗下金融科技部门 SeaMoney 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三个月内总支付量猛增 60%。

但是,Sea 仍然亏损,最近一个季度,亏损额高达 3.94 亿美元。尽管如此,Sea 的股价仍在财报发布当天收涨 8%。

投资者对 Sea 的亏损已经习以为常,因为他们知道,Shopee 已是东南亚电商的领头羊,营收超过其阿里巴巴旗下的 Lazada。而 Sea 之所以能够助推 Shopee,得益于游戏部门 Garena。在 Sea 上市的第一年,Garena 的营收仅增长了 7%,但在随后 18 个月里却增长了近 5 倍。

Sea 在最近一个季度首次实现了 EBITD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正增长,这表明它正在利用 Garena 产生的来实现增长。然而,随着预期调高,Sea 面临的更加严峻。未来 6 个月将是关键时期,决定这家离盈利还很远的企业能否在公开市场上保持如此高的估值。

为了让投资者满意,Shopee 需要继续保持高增长,而《Free Fire》必须抵御玩家的疲劳感,延续游戏生命周期。Sea 的金融科技玩法较为稚嫩,但如果该公司在新加坡获得数字银行牌照,则可能加速发展。Sea 要确保它的股价泡沫不会破裂。

奶牛 Free Fire

据谷歌联合淡马锡发布的一份报告,东南亚地区的电商市场规模将从 2019 年的 382 亿美元增长到 2025 年的 1530 亿美元。Sea 在东南亚的规模已经可以与亚马逊相提并论,他们在一定程度也很像,比如,都依靠其它盈利业务来为电商资金。

对亚马逊而言,其云计算业务 AWS(亚马逊网络服务)贡献了最大的利润。2019 年,AWS 的总额为 350 亿美元,利润 92 亿美元。Sea 则有 Garena 这匹奶牛来抵消 Shopee 的亏损。2019 年,Garena 游戏业务利润为 10 亿美元。

在《Free Fire》近 5 亿的季度活跃用户中,十分之一的用户都曾氪金,包括购买角色定制服装、高级会员等。充值率高于一年前的 8.4%(彼时季度活跃玩家 3.105 亿)这个变现率,在 ARPU 值(每用户平均收入)较低的拉美、印度和东南亚等市场非常罕见。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图3)

Garena 应该向《堡垒之夜》学习,它为《Free Fire》开辟了道路。但《Free Fire》正面临收入下滑(2019 年,其收入下降了约四分之一)2018 年,Epic 表示,《堡垒之夜》拥有 7830 万活跃用户,之后再没有公布新数字。然而,《堡垒之夜》去年总收入 18 亿美元;Epic Games 在 2020 年 8 月还筹集了 17.8 亿美元,来自索尼和 KKR 等,它的投后估值为 170 亿美元。

Free Fire正尽最大努力抵御增长放缓。除了庞大的用户数量,它在 9 月开始了与 Netflix 的Money Heist合作交叉推广。推广方案中包括新增游戏模式、服装和活动等。Free Fire的竞技电竞直播也受到欢迎,一些比赛的用户数高达 30 万。最近 Epic Games 与苹果和谷歌的争端也让Free Fire从中受益。因为堡垒之夜已在 iOS 和 Android 应用商店中被移除,一些玩家会寻找替代游戏。

但 Garena 正在在分散赌注,模仿其大股东。在 2020 年 152 亿美元的年收入中,游戏占了一半以上,尽管的互联网服务收入还包括了广告、金融服务和云计算。

旗下的游戏非常多,《王者荣耀》《PUBG Mobile》和《使命召唤:移动》贡献了大量营收。此外,它还控股了《堡垒之夜》《部落冲突》Supercell)和《英雄联盟》Riot Games)等热门游戏制造商。因此,把鸡蛋放在了不同的篮子里,若单个游戏营收下降,还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补回。

2020 年 1 月,Garena 则迈出了多元化的第一步,它以超过 1.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加拿大的游戏工作室凤凰实验室(Phoenix Labs)拿到后者的《Dauntless》在拉丁美洲和亚洲的发行权,两个地区都是《Free Fire》的主要市场。

账上躺着的 30 亿美元,加上强劲的股价,如果 Sea 愿意的话,它完全有能力投入在战略性收购上。最近,Sea 有两笔收购—加拿大的凤凰实验室和越南的 Foody,看起来,它不急于收购新标的。

与 Lazada 的争夺战

受益于 Garena 的游戏业务,Sea 一直在为 Shopee 烧钱,幸好 Shopee 的成本已经趋于稳定。过去的三个季度,Shopee 的 EBITDA 亏损额始终保持在 3 亿美元上下,分别是 3.062 亿美元、2.98 亿美元和 3.055 亿美元。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图4)

Lazada 的代价高昂。Sea 投入了大笔资金丰富 SKU 和物流网络,以低价拉拢品牌和小型商家,并利用促销和折扣来吸引消费者。大量的开支使其持续亏损。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图5)

据报道,中国出生的 CEO 李小东在 2015 年决定创办 Shopee,因为他的女儿在搬到新加坡后用不了,图为 Shopee 中国负责人刘江宏/Sea

过去一年,Sea 成功地将 Shopee 每单的 EBITDA 亏损减半至 0.5 美元,它还声称在中国台湾实现了盈利。但实际情况是,它正在 Lazada 肉搏,后者背后站着巨头阿里巴巴,它已经在四年内为 Lazada 投入 40 亿美元。这意味着,Shopee 与 Lazada 的资本战还未收场。

2019 年 10 月,Shopee 进入巴西,在拉丁美洲的扩,同样需要增加支出。Shopee 可能要继续保持三位数的增长,市场才能有耐心接受它的持续亏损。

出击支付

在 Shopee 向巴西扩张的同时,Sea 也正式推出了新业务单元 SeaMoney,服务包括 Shopee 内的移动钱包、消费贷款以及数字银行服务。

无论是超级应用 Grab 和 Gojek,还是游戏配件公司 Razer,东南亚的每一家科技企业都在向金融科技拓展,Sea 不甘居于人后。

SeaMoney 最初的重点是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印尼。在这里,45% 的 Shopee 订单是通过 ShopeePay 支付的,交易规模从三个月前的 10 亿美元上升到 16 亿美元。

这是好的开端,但要继续扩张,并非易事,尤其在印尼。Grab 和 Gojek 已经花了好几年推广自有支付服务,两家巨头都有雄厚的资金支持。2020 年 6 月,Gojek 从 PayPal 和 Facebook 拉来一笔战略投资,谷歌也是它的投资者。Grab 则选择与 OVO 合作,并对 OVO 进行了投资。OVO 是一家成立了三年的支付服务,背后金主是印尼企业集团力宝。

不过,两位东南亚的技术高管表示,Sea 暂未计划大力推进支付。SeaMoney 目前依靠 Shopee 的导流来获取用户,希望在出现机会性合作时再做探索。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图6)

SeaMoney/ANITH

2020 年 5 月,Sea 与印尼 Youtap 合作。Youtap 是一家商家数字支付网络,有着 60 年历史的三林集团为其背书。7 月,印尼外卖企业 AtozGo 增加了 ShopeePay 作为支付选项。Sea 也开始在印尼基础金融服务,包括 ShopeePayLater,顾名思义,允许用户赊购商品并分期付款。

这些战略动作还处于早期阶段。

我们并不是要把所有服务都放在一个超级应用中,只是希望用户可以用一种方式使用所有应用,Sea 的首席企业官 Yanjun Wang 曾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你需要确保从用户体验、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所有东西放在一起都有意义......

但更大的是,在印尼,Sea 是外来者。如果它要将 ShopeePay 的使用范围扩大到 Shopee 应用之外,它很可能需要与当地伙伴合作,就像 Grab 与 OVO 那样。由于电商竞品 Tokopedia 是 OVO 的投资者,Shopee 要和 OVO 合作预计会很难。

所以,SeaMoney 至少不会在短时间内大力开拓印尼市场,新加坡还是它的主。Sea 已经向新加坡金融局提出申请,竞标两张数字全行牌照。它的竞争对手也都很强,有 Grab 和当地电信公司 Singtel 的联合,以及由香港 Razer 领导的财团。

竞标数字银行牌照是个很重要的决定。一方面,它将面临来自新加坡传统银行的激烈竞争,但另一方面,赢得牌照会帮助 Sea 在东南亚其他地区推出数字银行服务,迈进这片蓝海市场。

战略布局

虽然 Garena、Shopee 和 SeaMoney 将继续成为 Sea 的三大支柱,但该公司已经进行战略投资。

它曾与越南的 Foody 一起涉足食品配送。在 2017 年 7 月,它被 Sea 以 6400 万美元收购。Foody 曾计划在东南亚各地扩张,以对抗 Foodpanda 等区域竞争对手。这种扩张并未见效。Foody 曾在泰国和印尼悄然启动,在 2018 年,由于业务量不足被关闭。

据一位曾在竞争对手任职的高管称,Foody 难以对其应用进行充分的本地化,而且它在物流方面的投入也不够,无法与 Grab 或 Foodpanda 这些玩家竞争。

东南亚,小腾讯,的订单数同比增长(图7)

Foody/Tech in Asia

这位高管补充说,鉴于相关成本和越南国内的激烈竞争,Foody 不太可能再尝试扩张。它与 Grab、Gojek、Foodpanda 母公司 DeliveryHero 的 Baemin 以及本地玩家 Vietnammm 竞争。

收购 Foody 背后的战略,是为了促进 Sea 独立的移动钱包服务 AirPay 的使用。但这并不能在整个国家复制。

和飞书一样,SeaTalk 也是在内部搭建并使用后才对外发布的。字节跳动在飞书背后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并建立了一个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团队,但 Sea 还没有大力推广这款应用。公司一位高管表示,这款应用并没有公布,被视为是一种实验。

Sea 的战略投资表明,他们不想错过垂直领域的新机会,但也许不会推高 Sea 的市值,Garena、Shopee 和 SeaMoney 才是这家东南亚小的基石。

As economies crash, Sea stands tall on its three pillars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游戏

游戏是所有哺乳类动物,特别是灵长类动物学习生存的第一步。它是一种基于物质需求满足之上的,在一种特定时间、空间范围内遵循某种特定规则的,追求精神需求满足的社会行为方式。在英语,体育比赛(Game)亦是游戏的一种,而体育运动亦是由游戏演变出来。游戏是一种有组织的玩耍,一般是以娱乐为目的,有时也有教育目的。合理适度的游戏允许人类在模拟环境下挑战和克服障碍,可以帮助人类开发智力、锻炼思维和反应能力、训练技能、培养规则意识等,大型网络游戏还可以培养战略战术意识和团队精神。游戏的主要成分有目的、规则、挑战及互动。游戏一般会有心理或是身体上的刺激,许多游戏可以培养相关技巧,有体能性、教育性、模拟性或心理上的意义。从公元前2600年起,游戏就是人类经验的一部分,出现在所有文化中,像乌尔王族局戏、塞尼特及播棋都是其中历史相关悠久的游戏。

网友评论Translation